中国卫生计生思想政治工作促进会

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论坛 >
姚弥:我是一名家庭医生
发布时间:2017-12-24   来源:全科文献传递   作者:姚弥   点击数:564

最近,关于5亿签约家庭医生的报道十分火热,真的是家庭医生的春天快要来了。这几天我一直静静的旁观着大家的争论,有网友的讨论,有官方的回复,有学者的研究,当然也有老百姓的切身体验,不过,唯独欠缺的是我却没有发现家庭医生自己的发声,反复思量,想借此机会,说一说我对家庭医生的一些看法。

我是一名在社区工作的家庭医生,当然它也可以叫做全科医生,我想前者可能更侧重我们工作的对象——家庭,后者更侧重我们工作的范畴——全面。先来看一下我工作的情况吧,下面是我工作的地点,在我小小诊室外,不到5km的范围内,身边就有5家全国最著名的三甲医院。

很多人或许会说,“嘿,你的日子肯定不好过,病人那么选择,肯定不会去你那”。不过,说这句话的人可能会失望了,我自己统计了一下,我2016年到2017年门诊量将近8000余人次,当然我自己也没想到。

而找我看病的人群分布,几乎从1个月大的小婴儿到101岁的老人,原来我的患者人群年龄跨度如此之大。

如果要衡量患者到底有没有和我这位医生建立联系,我觉得就诊次数很重要,因为只有患者觉得这个医生还不错,下一次有问题才会找这位医生。而在我这一年所看的患者,除了近1900人次为只看过一次外,其他人都找过我看两次以上。


下一张图,我觉得最能体现我工作难度之大、之宽泛,在我看的这些疾病中,几乎涵盖了各个科室疾病,将近300多种疾病,相对一个专科大夫来说(心内科医生,可能门诊常见的疾病不超过10种),作为家庭医生,真的要掌握的太多太多了,真心不容易。

有了这些信息,不管是家庭医生,还是全科医生,我想把自己的工作描述为:我应该解决任何人、任何年龄段的、任何问题,而我会争取患者能在我这解决问题,而不用去排大队、迷失在大医院的茫茫人海中,所以我不会对患者说,“对不起,您的病不在我的专业范围内”。

不过,真的想成为一名家庭医生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我们要经过各种各样的培训,我们会学习不同的疾病知识,更重要的是,我们要懂得患者真正需要什么,而这也正是家庭医生所需要去解决的。

我们需要解决经常困扰患者的急性症状,可能是咳嗽,可能是疼痛,可能是腹泻,也可能是失眠等等。

我们需要解决患有慢病人群的问题,去追踪、随访,去管理、评价,可能是高血压,可能冠心病,可能是糖尿病,也可能是三者都有。当面临众多的人群时,个人的力量将薄弱,我们需要好的管理系统,好的团队来帮助我们,因此我们有了家庭医生团队。

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多重的、复杂的问题,人群的年龄越来越大,病就会越来越多,上年纪的老患者发现,自己的病在医院一个科室已经解决不了,要来来往往看几个科室。这个时候我就会出现,“有没有考虑过我,您这些问题,我都能给您一块解决,而且会综合评估”。家庭医生需要解决多种慢病共存的问题。

我们需要解决的是心理的问题,经常我们会听到,“我最近心情不好,和别人大吵了一架”,“我的亲戚生了大病,我好担心”,作为家庭医生的我们,还要考虑患者有没有焦虑,有没有抑郁,怎么能帮助到他们。

我们还需要面对临终关怀,每次家访百岁老人时,总会听到那些颤颤巍巍的声音,“大夫,我都100多岁了,真的不想活下去了,我看不见,听不见,没有牙,还要别人照顾”,内心总是一阵心酸,我们能做的总是不多,只能握着他的手,看着,听着。

我们还要告诉那些没有病但身处于危险健康因素的人们,您需要戒烟了,戒酒了,该开始控制饮食、锻炼了,预防未来的疾病,需要有技巧的对话,如何帮助患者达到要求,真的不容易。

我们还要掌握急救的本领,临床总是有不确定性,病情总会有不稳定的,总会有难以控制的情况发生,我们要有急救的本领,保证我们的患者安全。

想当一名家庭医生真的不容易,但我看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加入这个行列,或许就在未来某一天,他(她)就会成为你的家庭医生,那个时候,请好好珍惜。我也希望,社会多支持我们,将来我们一定能扛起一片健康的天地。

“家庭医生的春天,也是大家的春天!”这是我作为一名家庭医生想说的话。(来源:全科文献传递2017-12-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