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卫生计生思想政治工作促进会

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论坛 >
廖志林:乞丐张诚信
发布时间:2018-01-07   来源:四川大学华西医院   作者:廖志林   点击数:349

在医院13年,我见过太多的生死悲欢,学会了冷静。所谓感动,于我好像是多年前的回忆了。然而,那年冬天那件事,让我重新体会了感动。

那是2002年1月的某天晚上,天很冷,我们医院急诊科收治了一个腹痛的乞丐。他是因急性阑尾炎发作而被110送来。需要手术,急诊医生的初诊结论非常明确,病人被收进了普外一科。

这是一个怎样的病人啊!头发很长也很脏,满身污垢,几乎看不出皮肤的颜色,身上是又破又脏的棉衣,脚上穿一双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旧皮鞋,烂布条绑腿把腿裹得严严实实。由于空调很热,他浑身上下开始散发出阵阵恶臭。

接诊的护士把他安排在5号病房,恶臭也弥漫到5号病房。同病房的其他3个病人和家属们不干了,找护士长理论,要求把他转走,言辞激烈,说要是这个病人不走,他们就走。

护士长是个好开玩笑的人。她说:“总不至于把他安排到单间病房去吧,那可是要140元一天的特护病房,你们替他埋单?”

“那我们不管,这是你们的事,我们只要求正常的医疗环境。”病人们可不吃护士长这一套。事实上,病人们的要求一点儿都不过分,但一视同仁也是医护人员的基本原则。护士长说:“请大家放心,我们保证马上给大家一个正常的医疗环境。”

马上!这是护士长的承诺。病人们在病房外等着,等着护士长的“马上”,否则不进病房。

护士叫来工人,护士长到手术室要来一把刷子,三个人把乞丐扶进病房的卫生间,给他洗澡。一个小时后,乞丐被收拾干净了,他换上了干净的病号服,那一堆发出恶臭的破衣服被扔进了污物桶,护士长还从家里拿来他先生穿过的旧衣服和鞋子,又通知理发室的工人师傅给他理了发。

忙了两个多小时,乞丐像一个正常的人了,5号病房的气味也正常了。护士长对一直站在病房外旁观的其他病人说:“现在病房环境正常了,你们请进来吧。”病人们回到病房,可是眼里充满不情愿和鄙视。

此后,医生给这个乞丐做手术,切除了坏死肠,掏除了他肠道内稀奇古怪的致病物质。

第二天,他清醒了,可眼里充满了敌意和冷漠。

第四天,他的伤口愈合良好,无感染,医生停掉了输液,护士开始喂他流质食物。他的眼神依然冷漠,仿佛医生护士为他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他还是不说一句话,大家以为他是一个哑巴。

第五天,他下床活动了,事实上也可以出院了,但护士长没有提醒他,也没有催他。根据经验,这样的病人一般会趁医生护士不注意的时候,悄悄消失,留下一堆账单从为他服务的医护人员的奖金里扣除。

对他,大家有这个思想准备。

第六天上午,这个乞丐消失了,正如人们所料。

第六天下午,这个乞丐又出现在病房里,而且开口说话,并提出大家意料之外的要求:首先,感谢医生护士;其次,要求护士长把他的名字写在病床的卡片上;最后,他让医生给他重新开一张入院证,他要像正常人一样入院。

说完,他拿出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翻出来的包,当着护士的面一层一层地打开,最后露出钞票:面额最大的是10元的,面额最小的是1分的,一大叠,很脏。“这是我捡垃圾卖得的,有的是从地上捡的,别人不愿意要的小票。”他高兴地说。护士和他一起数,一共有1327.85元。“和你们给我的相比,这远远不够,但我只有这点,我会继续捡垃圾还给你们。”他对护士长承诺。

随后,护士长按照他的要求,给他重新办了入院手续,给他结算住院费用,总共应该是3875元。

他走了,健康地走了,像人一样走了。

医疗费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感动,还有什么比感动更重要呢?

1年4个月之后的2003年4月,也就是我们抗击“非典”最关键的时候,这个病人又回到病房,当时他的外表又变成一个乞丐了。他掏出一个包,还是一样的零钞,一共有359.23元。他说:“本来想攒多一点了再来的,但看到你们在抗击‘非典’,连命都不要了,我就想来看看你们,要保重啊,好人!”

因为“非典”的原因,病房里病人很少,医生护士都来和他打招呼,看见那包零钞,听到朴素的祝福,护士们的眼泪再也忍不住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个故事发生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普外一科,这个病人姓张,出于职业规范,我们就叫他张诚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