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卫生计生思想政治工作促进会

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您当前位置:首页 > 大家论坛 >
弘扬职业精神·中国好医生中国好护士周南:火柴光虽小,但能照亮四周
发布时间:2018-04-18   来源:健康报   作者:记者 李琳   点击数:377

“你一个人的力量有限,刚毕业人脉也有限,能带来多大的改变?”9年前,周南决定去西藏行医时,有人这样劝她。对此,周南习惯把自己比作一根火柴。“刚开始,我可能只是一根火光微弱的火柴,火柴光虽然很小,但能慢慢照亮四周。而且通过成长,我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影响别人。”

9年来,周南和团队共接诊6万人次,建起西藏第一个风湿免疫血液科,填补了西藏自治区风湿免疫病的治疗空白,她还在中尼边境驻村行医1年。这个从北京协和医学院毕业的80后医生把青春留在了雪域高原上。

“很多生命会因我得到挽救”

未见面时,了解周南只能通过几个关键词——80后、北京协和医学院8年制博士、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风湿免疫血液科副主任。为什么毕业后她选择去藏区?她在那里做了什么?这些问题几乎让每个初识她的人充满好奇。

2007年,爱旅游的周南来到西藏,在西藏阿里地区南部,我国与印度、尼泊尔交界的普兰县科迦村,周南和当地村民聊天时得知,村里一位大爷患肺炎,生命垂危,不知如何用药。她了解情况后给老大爷做了诊断,并在当地药店买到对症药,让老大爷转危为安。旅途中,周南发现,在西藏的一些边远地区还没有医生。“那一次旅行,我坚定了毕业后去西藏的决心。”

当时,在北京协和医学院学习了8年的周南,颇得导师、国内著名肺癌研究专家李龙芸青睐。李龙芸在得知周南的决定后,极力反对。“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不敢相信西藏很多地方医疗条件那么差,肺炎、胃肠炎就可能让当地老百姓失去生命。”周南跟导师解释:“北京有50多家三甲医院,多一个医生少一个医生差别不大,但在西藏,很多生命会因为我的存在得到挽救。”

毕业后,27岁的周南辞别北京,加入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大内科,成为一名内科医生。此后,周南开始往返在北京和西藏两地,联络资源,进修技术。

2016年,作为全国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基地的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接受全国教学查房的检查,周南作为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的带教老师被要求进行教学查房的示范。“讲完之后,中国医师协会的检查老师跟我们说,没想到能在西藏看到如此规范的教学查房。”这让周南和团队非常高兴:“我把在协和受过的训练都教给了医院里的医生,我按照协和标准要求自己,也按照协和标准要求我们科室。”周南获得了中国医师协会2016年度“住院医师心中好老师”荣誉。这一次,周南的故事被更多人知道了。

“如果我不解决,病人就没了退路”

2013年4月,一名叫卓玛的12岁藏族小女孩,再次改变了周南的职业规划。卓玛被确诊为白血病,当时的西藏并不具备治疗条件。即使周南做出准确判断,依然没能留住卓玛的生命。周南忘不了女孩跟她说的话。她说,一定要救救她,她未来还有很多理想。“我当时跟她说,一定好好救她,但最后没有实现我的承诺。”卓玛的离世,周南很痛。她决定成立科室,不让卓玛的事件重演。

“面对病痛,如果你不能解决,病人是没有退路可走的。”在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工作了9年,周南深知,自己所在的医院作为西藏最好的医院,是藏区很多患者最后的希望。这些患者推动周南,必须把问题解决。“我们不是做学术,发个文章就完了。活生生的人摆在你面前,我不敢停下来。”

周南找到自己当年的老师、北京协和医院风湿免疫科张奉春教授寻求帮助。“当时,我觉得一个内地的高学历人才到那里去,很吃惊;她跟我说想在西藏开展风湿病治疗,又让我很惊喜。”张奉春说:“我跟她说,我一定帮助你把自身抗体的监测实验室建起来。”

2014年5月,一个设施完备、诊疗技术齐全的风湿免疫血液科在西藏建成,彻底打破了没有风湿血液科的历史。周南又牵头成立了西藏自治区医学会风湿病专业委员会。她定期组织举办论坛,把内地的医生请到西藏,加强了内地专家和当地医生的交流,更把先进的医疗技术推广到藏区。“现在我们白血病相关检查都已开展,还引进了相应的药物,这在之前是没有的。”

周南坦言,如果在北京大医院,上面会有很多教授指引,自己跟着走就行,现在或许还是一个在教授呵护下的主治医师。“但在西藏,我不得不摸索着成长起来。科室里,还有一个都是年轻人的团队跟着我。”

“再来一次,我还是这个选择”

“人生很多选择,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这个选择。”谈及9年雪域高原上的从医生涯,周南总爱用“充实、快乐”来形容。“这9年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个成长和成熟的过程。”

深知人才培养和人才梯队建设的重要性,周南还承担起西藏大学医学院内科教学任务,年授课逾20课时。周南曾经所在的大内科,现在已经独立发展出神经内科、肾脏内科、内分泌科等,她见证着医院的医疗水平越来越好。“我觉得最大的成就是带出了一个比较成熟的人才梯队。”周南说,如果有一天自己走了,现在科室里的医生依旧能继续发展起来。周南还学会了藏语,给当地老百姓看病一点障碍都没有了。

3月初,被选为2017年最美医生的周南回到北京录制节目,她看望了当年的导师李龙芸。这位惜才爱才的导师,听闻周南9年来在西藏做的事情,发自内心地为她骄傲。

“每个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样,在北京大医院做高精尖的事情,是造福患者。在西藏,为特别基层的老百姓服务,给他们看病,也是造福患者。”这个在雪域高原上豁达、敬业、无畏的女性,从来没有忘记自己行医之初许下“矢志不渝、救死扶伤”的诺言。(来源:健康报2018-04-18 00:49:53